小时候村里有个神秘的人中国古代存在一门学问叫堪舆,是风水学的一个分支,主要立茔、寻茔。拿现代话来说,就是看风水中的立阴宅的,农村的土话就叫“看坟的”或“寻坟的”

小时候村里有个神秘的人

视觉中国 近日,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,涉案网站提供算命服务
中国古代存在一门学问叫堪舆,是风水学的一个分支,主要立茔、寻茔。拿现代话来说,就是看风水中的立阴宅的,农村的土话就叫“看坟的”或“寻坟的”。
古人一直以为,立茔是一个大事,所谓坐山面水,青龙环抱等等,也算是看地形的,根据地形来断穴,比如吉攘中青龙环抱等,凶穴如水冲穴等。然后还要根据去世人的去世时间,生辰八字去推算能不能压住这样的穴位,还要算入穴吉时等等。
不少人认为,如果看的得当,那么除了环境对穴位的影响,还有穴位对环境的影响,也就是说有些穴位一旦入攘,对周围环境发生一些精妙的变化,不再与原来的相同。虽说如此,保不齐每个人都看的很准,也保不齐丧家在某些事上没有注意到得罪了先生,那么就可以出现无主坟茔已占吉地的情况。当然有些厉害的先生还会故意去抢占别人的吉地等等原因,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无可厚非。
单纯上来讲,因为立茔的原因,起出了先主者的骨骸,你拿着玩玩无所谓的,毕竟原主穴已被破了,不会有其他事的发生的。这也是几个挖墓的毫不在意或当做没看见一样的原因。
反正这东西吧,本来就是很迷信的,无所谓的,只是不太卫生而已,以为人以为拿了别的人骨殖会有霉运,有些还会得病什么的,其实只是人死后细菌腐败,长期在骨头上积累或者产生毒素,拿过了洗洗什么事都有没有,赶巧生病也是因为如此,在以前容易被人误解霉运而已。
而寻茔立茔的风水先生们,为了让人重视而获得更多的财利,免不了也对此进行鼓吹,或是编些小故事来说明自己工作的重要性而已。这些故意被传得越来越神,从而保证自己职业的安全,倘若说风水之说全无效力,那风水先生们的饭碗可以难保了。
所以嘛,给你讲一个风水相关的小故事,你看下这个故事被人加工的有多么精巧,在古人看来,增加了他们多少相信风水的信念!
清刘墉三下南京,其中有一次私访时,路过一个小村庄,看到小村庄某户人家正在办喜事。刘墉一推算,当日大凶之日,犯阴鬼,搞不定晚上有小鬼闹房,怎么会有人办喜事呢?莫非这户人家得罪了看风水的先生?心地良善的刘墉觉得不能让这家糊里糊涂地受了风水先生的蒙骗。于是就上门讨杯水酒喝,也准备找机会告诉主家当日大凶。
刘墉上门后,主家十分客气,备了酒还给准备一个清静的桌子,又有村中长者做陪。这刘墉喝了几杯水酒,即然主家太忙,就几个长者唠唠也该是尽力一份了。于是就将当日大凶,合当小鬼闹房之事或问长者。谁知那几个长者哈哈一笑,毫不在意,然后解释对刘墉来听。
当日确是大凶,晚上新人也合当小鬼闹房,这些风水先生已经说过了。但是当日合当大贵人到,有破凶迎吉的大吉。贵人一到,身带祥瑞黄龙,看到大小鬼之后,黄龙就有意停留,当日主家可得黄龙庇佐,并福泽几代。也就是大凶之日,贵人会到,然后变为百年难遇的大吉。所以风水先生吩咐,不认识的从东方来的客人要好生招待,并由村中德高望重者做陪,黄龙见主无虞,便会护庇主家。
刘墉感慨民间风水高手,居然能看到这一地步,自己若不是看到大凶之日,有意讨吃水酒,怎么能不是贵人到?且而还居然说是身附黄龙,自己做了人家算出的贵人,这风水先生岂不厉害?
故事就这么一个故意,让我感叹是中国劳动人民的智慧。先是化用刘墉下南京的史实做为铺垫,然后还让刘墉也会风水,把刘墉的心系百姓的品德展现。最后用这种巧妙的神话故事说明,而且还要说贵人身附黄龙(农村传说中有一种刘同勋与黄帝换子的说法,说刘墉才是真正的皇帝),利用另外的已被世人共知的传说加以佐证!通篇的中心到传说的最后画龙点睛,风水先生到底有多牛。当然其中还穿插一些铺垫,以防止自己在编故事时的纰漏——毕竟是装神弄鬼,倘若是在装神弄鬼期间有些不合理的情况时不需要解释——因为故事中的先生要村中长者陪不认识的东方来客,常人看起来是不能理解的。这个故弄玄虚,可以在自己做某些弄鬼的事时,挡了别人的怀疑与议论!而且拿刘墉与风水先生的对比,来说明其他风水先生(故事中刘墉也是一个风水先生嘛)的不同论都是只看到部分,从而说明,正在办事的风水先生水平高,不容其他风水先生的异议。
好吧,我虽然不信风水,但这个小故意的听后感我觉得我感叹的一定会比小故事本身多的多,这故事的奇妙性,各个人物角色的设定,巧合的设定而且环环合扣,相互印证,虽然故事,这个故事的构造现代的任何编剧都无可望其项背!而且这软文,若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,很容易被洗脑相信!绝对可以是编剧的鼻祖、软文的鼻祖、洗脑文及鸡汤文的鼻祖!

新疆乌鲁木齐市算命道士自称
村里是不是有些不怎么正常的人?哪里有红白喜事他都知道?

我想这个提问可以引起很多人的共鸣,因为事情还真是这样。

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件事情,觉得好奇怪。我们镇上有一个男的,是一位李姓大哥,不管镇上哪家有事他都知道。我们这个镇辖五个村,每个村有六七千个人口。所以算是个人口很少,面积也小的镇。虽是如此,我们这边办酒席的排场却是很大的。一家办喜事,同镇的其他村也有很多来的。所以有时候其他村里有喜事时,也许大家不一定知道,但李姓大哥在吃饭前都会准时出现。

不管是红白喜事,在正酒的前一天一个队里的人就开始帮忙杀猪,做一些杂事,为第二天的酒席做准备,所以这一天我们当地人叫做“帮忙”。大家忙过一天后,晚上主人家会办一次正席感谢招待大家。如果在帮忙的当天晚上,李姓大哥就到场的话,那就证明附近村没有其他人家办喜事,否则的话,他都是正酒的那一天才到场的。

听到有很多人说起过同一件事,他们在去赶集或者出门去做事的时候看见李姓大哥,一问才知道别人在办喜事。无意中得到这个消息的人都说幸好遇到他,要不然这次的礼都还不上人家,以后碰到别人还真不好意思。所以大家达成共识,只要看到他在路上走就知道他是赶往办酒席的人家。有时候一看见他,突然就会一愣:今天哪家办酒?

全镇不管是哪个村,只要是一有办白喜事的,只要李姓大哥到场,“望山钱”都会归他扛。如果他不在,那就是肯定另外的村里也有人家在办白事。当然主人家也不会让她白扛,会适当给一点钱给他。所以李姓大哥是唯一一个在白喜事上不赶礼,主人还给他钱的人。

李姓大哥其实是一个比一般的人还聪明的人。他自己母亲过世得早,父亲给他兄妹几人找了一个继母。其实继母对那几兄妹是很好的,但唯有他不听教。继母不管是教她们做什么事情,他都认为继母是为了让他们学会帮她干活,继母是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便宜。所以很小的时候他干脆从家里出来。父母找也不回去,宁愿在外面游荡。就是这样,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性格。

他虽不聋不傻不残,但却邋里邋遢的。头发留长了披到肩上,打结成一坨一坨的,衣服也穿得油光发亮起硬壳。好心的老人见到会拿一两件衣服给他,或者是帮他理一下头发。但他从来不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,如果别人经常帮他,她会知道他的好。但如果有一次没有帮他,他就会心里起恨心,将他视做仇人,每天晚上捡酒瓶砸碎在别人门外,或者是在别人门前拉屎拉尿,以示报负!为此,还被别人狠狠地打过几次。

后来大家都不再帮他,随他自生自灭。他也照常在镇上的街上游逛。实在是没钱过不下去了,他还是偶尔会去帮人打两天杂。但钱一拿到手,就去大吃大喝找小姐。几天钱又没有了,坐在街边别人的门市前等着别人给点吃的给他。

这位李姓大哥现在也是快60的人了,他年轻时继母还专门去找过他很多次,让他和她回家。但每次他都说继母是为了他回去给她当挣狗,所以用最恶毒的语言骂继母。前几年,他继母已过世,在过世前也一直记挂着他,但他甚至都不回去看继母最后一眼。而他自己现在也是快60的人了,但那个家是他想回去却再也回不去的家。

所以说性格决定命运,一个从小就怕自己吃亏的人,结果输掉了自己的一生!

俗话说:人不可貌相,水不可斗量。你别看他不怎么滴,方圆七八里哪里有红白喜亊他最先知道。你以为他有特异功能呀,有神机妙算术呀,

不,是他的“专业”,干一行爱一行,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。

某村就有那么一个人,男,六十岁左右,没读过书,自已的名字也认不得,但他有一双“顺风耳”,昨晚哪家死了人,哪个重症病人将断气,他最先知道,最先得到主人家的“重托”,最先通知八个抬大杠的做好准备,因为他争得了做抬大杠的“领头羊”。

“领头羊”有什么好处?告诉你,好处多多:开坟第一锄、封穴、进棺、封棺打钉……等等,主家都要另赐红包,林林总总算起来,要比别人多好几百块钱。

赐他有双“顺风耳”,其实高抬他了,他是任劳任逸锲而不舍花了苦功夫的:

第一、他是特留心的

方圆七八里,基本还是一个村子,是熟人 社会 。作为抬棺埋尸的专业人,他全部心机都放在观察、了解、洽谈“业务”上,就知道每家每户的基本情况。

第二、他有妙计重点“关怀”

谁得了重症或不治之症,他会列入重点“关怀”对象,凭记忆、凭别人说的,搜肠刮肚追根溯源往上查祖宗八代有没有粘亲带故。如有,他会提前拿点小礼品去探视,小礼品就是“敲门砖”,尔后,又隔三差五去看望一下。如此密集地掌控,一旦死了,主人出于情面,抬棺淹埋之事就“委托”他去操劳了。

有位范氏人就是这样,他查到他的爷爷的奶奶就是他府上人,他以表兄弟名义特别“关怀”他,病人与癌症搏斗三四个月,终于走了,他第一个得到消息,其抬棺丧事他包了。

第三、守株待兔

往上查没粘亲带放的,怎办?他不泄气,

笨人有笨法,守株待兔。

去年何氏家有位老奶奶快不行了,但不粘亲带故,提着礼品去探视总不合适吧,好在离病人不到二十米处,有位人家开了个小商店。于是那几天他哪也不去、什么活也不干,专心致志天天泡在这小商店里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等到了。

说实话,一村有二三个竞争者也怪难为他的,要不,他也没那么辛苦。

辛苦算什么,消息有偏差才会很尴尬。

一次,最下游的一个自然村,也有一位危病人,但他不好插手,因为那里附近也有一个干这一行的,他总不能“直捣龙王庙”吧?不过,他们不会内斗,有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,甲接的“货”会叫乙来帮忙;乙接的“货”也会叫甲来帮忙,只要没弄到不愉快的情况下。

这次让他紧张了一阵子,那个“干这一行的”骑着从他房前急驶而过,明明看见他就在房前,连招呼也不打。

他断定那危病人肯定死了,他去上村肯定是叫人帮忙了,他寻思:我哪儿得罪他了?不叫我呀?

越想越不对劲,待那人折回走了后,他赶紧上来一探究竟。首先见到的是笔者,开门见山说:“xx死了,他叫人了”?

我说:“不会吧?他没叫你”?

“没有”。

我说:“没有就没死”!

这哪跟哪呀,人家是来问有没有要草鱼苗养的,他一个亲戚有草鱼苗出售,会送货上门!

嗨!他干这一行也太辛苦了。

我们村就有这样的兄弟两,现如今五十多了还是光棍一人,他们兄弟俩先天性的呆傻,个也不怎么高一米三四左右的样子,你说他们呆傻但他们对全村人所有家庭所有成员的的名字了如指掌。甚至谁家娶了新媳妇连名字都叫得上来,在我们村谁家有红白喜事他们肯定必不可少,端茶倒水忙前忙后,甚至对前来的亲戚他们也显的格外亲热。久而久之凡我们村的在外村的不少亲戚对他们也是耳熟能详。在我们村只要有红白喜事他们肯定是第一时间到场,而且经常从头忙到尾。通过观察我发现他们一般跟村里几乎所有的人见面都要打照乎,而且跟前跟后非要刨根问底不可,直到问到他们满意为止。再加上他们没什么正当职业整天在村里东游西当。信息来源自然比我们整天忙于生计的这些人多了。

这种人一般无正当职业,可是平时又爱凑热闹,特别喜欢喝酒抽烟等等。而红白喜事人多,又免费吃饭,又免费供烟酒,是这种人最好的去处了。

不过这种人也不是讨厌的人,也很受当地村民喜欢的。因为现在的农村红白喜事,那些宴请嘉宾,大多是上百桌,需要很多人帮厨的。虽然农村也有一条龙服务,但大多都是收费太高,很不合算,干脆把这多余的费用请人工自己做饭烧菜了,还能大伙聚餐在一起,增添人气。

所以,单伙房人员就要达到60一80个人,甚至需要100个人以上。这样,各村各屯大多数青年人都打工去了,要找一百个人帮厨得跑几个村叫的,所以,这种人正好派上用场了。

于是,在农村的红白喜事中,都见到这种人。而且这种人习惯了,做工肯出力,说话有分寸,还是很受欢迎的。但是这种人不是很多,一个村只有一两个呗了,他们活得也自在。

所以,在农村也有几种人的,特别是那种专门从事搜索别人家丒事的人最讨厌,而这种逢红白喜事都在场的人倒是受人欢迎。

在有的乡下地方见过,但也不是所有乡下地方都这样,这一种人是人弱势群体人,你叫他去干其它争钱活,一来有的确实干不来,有的是能干一点点,但确实竟争不过人家,你只要仔细深入地观察 社会 ,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群体,不论高层次还是低层次都充满着竞争,人要生存,过好一点点,他们就去这些红白喜事地方,主人家大多心生善念,不会为加一双筷说什么,再有的过去还帮干点烧火砍柴事,特别是白事,有的事不愿干,而他们就伎使这些人干点,这些人也不怕脏,不怕鬼,过后还多少给点钱。总之就是干什思什,再若有这些事也会有人主动告知他们。

这样的问题也有,不怎么正常的人是一天到晚又不用做事,这里跑到那里,那个村都去,所以这样的人就跟信号塔一样满信号,那里有一点事都知道

不得不说,题主对生活观察入微,还真是这样。我二姑家有一个小叔子就是这样,在村周边的红白宴席上准能看见他。这么多年过来了,不管是办酒席的主家,还是吃席的客人,都已经习惯了有他出现。

为啥平时看他们呆呆傻傻的,却对村里的红白喜事这么清楚呢?

一、整天也没别的事,也就惦记着红白事过把嘴瘾

我们都知道,这类人整天闲着,因为现在形式好,吃饭穿衣都不愁。他们也就吃饱喝足睡够,剩下的时间也就是到处瞎溜达了。每天到处走,哪家要办酒席自然了如指掌,可能提前几天就开始盘算着要吃酒喝肉了呢。

二、有些村民为了热闹,专门告诉他们

说实话,有他们在有时候还真能给酒席增加不少乐趣。所以有些村民在临去吃酒席前碰到他们往往会大声告诉他们。反正也不是自家办酒席,看热闹不嫌事大,单纯图一个乐子。

三、主家邀请

这在我们闽西非常普遍。虽说这类人家庭条件一般比较差,但主家请他们去赴宴也不是为了礼金,而是为了礼数。毕竟他们也是村里的一份子,远的不说,村里同宗同族的人家办酒席,是一定要邀请他们的。有时候因为他们的辈分大,甚至还要邀请他们坐上席位呢。

还有一点,特别是办白事的时候,需要他们当帮手。在我们闽西农村,在出殡前是要把灵前周边打扫干净,并把垃圾提前倒掉的。这种事很多人不愿意干,往往会安排给他们,他们也很乐意效劳。

虽说他们看起来挺寒酸的,但他们天性善良,如果周边有这类人,请善待他们。

见过一个,那时我在汛桥西山寺雕卧佛时,有一个呆子,知道什么时候寺院要做佛事,就来寺院里,吃白食。在这一方面,比正常人还机灵!我们也感到奇怪!!!

这种人我们叫他(守村人)也叫(护村神)

这样的人思维和我们不一祥,胆子比较大。想法很少有人猜的透,而这样的人村里很少人讨厌他,虽然很懒,因为不干活,可是他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,天天在村里,也不出远门,村里有啥事,不管你大事小事他都是第一个到达战场,所以我们叫他守村人。

还有很多村里出了这样的人,就不会出第二个了,科学家都无法解释,说他神经,他也不神经,说他好吃懒做吧,给点小钱,化粪池都给你挖了。村里要是谁被别村的欺负了,他绝对是一个鲁班一样的存在,第一个到达战场。天不怕地不怕。所以我们叫他护村神,神一样的存在。

这样的人平时没事做,到处溜达,人际关系是村里最好的,因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溜达,关系能不好才怪。哪里办啥事,都会记住。假如谁家办事了,这样的人也是第一个到达战场的,没事就帮帮忙啊,主事家也会给他个位置大吃一顿,哪怕角落里蹲着!碗里绝对是大鱼大肉!

根据我本地实情,这些人确实是不正常的人,具体如:游手好闲穷且无能也不顾脸面的人。红白喜事,图个吉庆,来的都是客,供吃供喝,这些人正好混吃混喝,所以,他特别关心这类事情。再如游手好闲但不痴不傻趁机捞好处甚至敲竹杠的人。死人了,他能买刀纸来烧,遇到有偷偷土埋什么的,弄条烟、得个百十元封口费不揭发;结婚、寿诞他也能来贺喜帮忙要喜钱。他自然关心了。又如少数精神不正常的人,整天正事做不来,闲也闲不住,东跑西逛赶热闹,红白喜事自然也是他们关心的对象。当然,这些人极少,有的村多则一两个,有的村没有。

还有一种是从事与红白喜事有关的本地生意人,如做乐队,卖祭品、供品,搞家庭宴席等等的,也会调查、关注这些事。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,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建议,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详情参阅本站的“免责声明”栏目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内容
最近更新

猜你喜欢

网站地图